您的位置: 首頁>>縣情>>歷史文化

天城古跡印象記

來源: 作者:孫其芳 發布時間:2022-05-05 11∶51
字體:【 打印

天城今為羅城鄉的一個村。“天城”似為古名,后改為“鎮夷”又改為“正義”。其地明代設“所”,后始遷所于今高臺縣治。以其他當防邊要沖,所以歷來重視。人文也多薈萃于此,不同于縣內其他各地。我曾兩至其地,但由于當時年幼,未能觀察詳細,今又時隔五十余年,當時所得印象,也已忘去大半,所以現在所記,也只是當時印象的大概而已。聞其古跡今已蕩然無存,殊令人惋惜。

本村橋兒灣,是個彈丸小村,當時上下兩莊,只有十幾家人,沒有小學,我小時寄居在紅山姐家上學。有一年的四月初,學校組織我們去天城旅行,紅山準備了吃用,派了十幾輛牛車送接我們去天城。去后住在城內的一座大寺廟內,就地鋪了麥草,我們就睡在草鋪上,共住了三四天。我們不知道那是什么寺廟,寺廟修得雄偉,內有塑像,廟院寬大,似有前后院。大鐘大鼓,都架在廊下,寺廟的宏偉規模,與我小時所見的縣城寺廟相比,縣城寺廟就成為小巫見大巫了。這當然是座古建筑。當時聽說,當地富戶傅家的一個閑人住在里面在修身養性??墒撬罹雍喅?,我們卻沒有看到他。

我們只有一天除外,平素無事,多三、五成群,在城內到處閑游。我們看到了“白府”。所謂白府,當時只殘存了一座照壁和一座廳堂,其余全為廢墟,附近也無居民。照壁宏大,上有浮雕圖案,我們也不懂上面雕刻了什么。小時候我曾聽舅父說,上面刻有“翅虎”,若是有人拿肉經過那里,回家后肉會少去二兩。這自然是把白府神化了。照壁以北不遠處,就是那座大廳堂,廳堂可能是五間,極其高大,不同于民居,門扇窗扇已經全無。記得上懸一匾,書“世德堂”三字,為明末大書法家董其昌所書。匾和字體之大,也超出了一般寺廟匾額的規模。后來才知,所謂白府,就是明末總兵白兆慶的府第。白兆慶的事跡不見于《明史》,

據《高臺縣志》記載,他被魏思賢所殺,不知何據。據民間傳說,他在燕京被殺后,當時給捏了個面頭騎馬回家,說是如能避免遇見“陰人”(指婦女),回家后就可以復活。不巧的是行至蘆溝橋,就遇見了兩個抬水的女人,而且其中一個指著說:“看那個人,怎么是個面頭!”她這一指說,白兆慶便栽下馬去死了。這大概是鄉人懷念他們的大官吧,雖屬編造。也是事出有因的 。關于白兆慶的死,前幾年西北師大的李鼎文先生據《明實錄》作了考察,知白兆慶駐防臨洮一帶,因為久不發餉,激起兵變,事后追究責任,他遂被處死(大概死于蘭州)。公家不發餉,他作了替罪羊,他的死實為一大冤案。白家既成了罪人之家,家人親友自然會鳥獸散,家境自會一落千丈。我小時聽說,白家還有后人,但已流落外地。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接著我們到了“閻府”。閻府是清朝閻相師的府第。相師于《清史稿》卷三百十六有傳。他出身行伍,以軍功升至肅州鎮總兵。從討新疆回部霍集占(于乾隆二十二年反,至二十四年討平,斬霍集占,獻首京師。見《清史稿》卷十《高宗紀》),以功升為安西提督,轉為甘肅提督,圖形于紫光閣,卒后贈太子太保,謚桓肅。在高臺歷史上,可說他是官職最大的。史稱他為人孝順,所得薪俸與弟兄共享,又為家鄉鎮夷大興水利,使全堡人得到好處。他的府第和我們所住的寺廟一樣,也在一個高臺之上。我們由門前的臺階而上,進入院內。院呈長方形,房屋與普通民居相仿,顯然沒有白府的宏偉氣魄,可見他當年為人比較簡樸,沒有修建高門大第向鄉人煊耀。當時,他家的后人還住在里面,家境雖已衰落,卻不象白家破落滅絕。據說他家尚藏有閻相師攻打庫車等地的征戰畫屏等珍貴遺物,至親好友可以看到,不知現在尚在人間否。

在城內,我們還看了關帝廟,廟院不大。正殿內塑像完好,當地鐵臼內插有關公的大鐵刀,極其沉重,當時我們幾個孩子都未能絲毫搬動它。這當然是古建筑,可惜我們沒有注意它的修建時間。我們在城內還看到廒房(也稱倉房,為存放公糧的長大房間),規模和縣城的廒房相似,可能是明代設所時所建,房屋還較完好??赡苁敲鞔O所時所建,房屋還較完好。我們又到一座稱為“題名樓”的小樓上,樓已破舊。樓中懸有一匾,上面寫滿了人名,我們沒有細看,當時聽說,當地人中了進士以后,才有資格題名匾上。不知是否如此,難道當地出了那么多進士?不過《高臺縣志》上載有幾個鎮夷閻姓人的詩作,寫得頗佳,想他們定是鎮夷的進士了。我們又去了西城(實際應為北城)的一座城樓。城樓完好,但那里城里城外都擁滿了黃沙,沙與城齊,城內外的人,可以從沙上越城任意往來。然而除此之外,當地再不見沙漠,可能那是從額濟納旗方面刮來積起的。

城內再有沒有古建筑,已不得而知。當時那里還有高臺的第二高等小學。學校也在高臺上,門前臺下有廣闊的操場。校內是寬大的平方院落,大概是前后兩院。這是縣城以西的最高學府,學生只有數十人,都穿了制服,與我們穿了便服的鄉巴佬是截然不同的。當時我們都很羨慕,覺得他們的老師,更是高不可攀,雖然不是我們的老師,我們也會對他們肅然起敬。自然,我對我的老師,至今仍是以老師對待的。我小學時代的老師,有的至今仍然健在,有的在老家,有的在蘭州,都已經七十多歲了。我是個從事教學和研究的人,假如沒有他們教我,哪里會有今天的我呢?

大概是“四月八”的那天吧,老師領我們全體同學去城西的香山寺游玩。我們約走了三四里,淌過水將干涸的弱水,一上西岸就到了。岸在山下近處,反而看不見山上的寺廟,只有在河東岸較遠處,才能看清全貌。山上寺廟,高高低低約有四五處,直到山頂。聽說山頂有泉,叫我沒敢上去。我們不知道山上的寺廟修于何時?但可肯定是古建筑。我們也不知道那些寺廟是如何修建的,當時聽說,木料磚瓦,都是和尚用驢、羊駝運上去的。寺名稱為香山,自然是佛教寺廟,佛教寺廟稱為香山的很多,沒有特色,倒不如滴滴泉寺的名稱為好。山下有戲臺,還有些小廟宇,我也沒有細看。當時岸上人已熙熙攘攘,還有些臨時搭起賣飲食、雜貨的小攤。游人都是逛四月八廟會的。主要是天城人,還有黑河南臨近的常豐、河西人,我們到后,第二高小的學生也到了。他們穿了制服,排隊站在戲臺下,我們擠在周圍圍觀的人群中。接著他們的校長楊之藩在臺上講話,然后是叫葛倫的學生代表講話。他們都說是鎮夷話,我們聽得不太懂,不知他們啰嗦了什么。隨后我們便隨意各處游玩,只在貨攤和人群中亂走,也不敢遠去。其間我遇見了夾城遠來游山的四舅杜正寶,他給我買了點吃的便走了。當時戲臺上已經唱戲,我們無心觀看,不知唱的什么,也許是《香山卷》吧。

弱水由這里折向東北,在不遠處又折向西,鉆入群山,向西北流向毛目,直流入居延海。居延在漢代已為軍事要地,可以想象,天城在古代的地位,在河西也是舉足輕重的。據說,弱水入山后河道極為狹窄,最窄處只有數丈,人都稱為鎮夷峽,也叫石峽,形勢極為險要。人都傳說石峽為大禹所開鑿,這自然是不可信的。中原和南方河道極多,大禹哪有閑工夫照及此荒遠小和河,況且到殷商時代,今甘肅一帶尚被外族所占據,帝舜時的大禹就更沒有可能身入異域掄斧使鑿了。就在弱水入山處,形成了一個山灣,當地叫趙家山灣。我們遠遠望去,山上約有十多處廟宇,幾乎布滿了全山,但無樹木??上覀兾茨苋ビ?,不知詳情。那些古建筑,聽說今天也已蕩然無存,多么可惜!不然,今日的天城定會成為旅游勝地,為全縣獲得收益;同時還會馳名中外,在本省的聲名會僅次于敦煌。

這一天,我們在香山寺下胡亂游了一天,沒有正式吃飯,返回時,已經暮色蒼茫。我們仍淌過水來,大家亂散在沙灘上又照了像,才返回住處,這次旅行,也便結束了。

幾年后,天城的第二高小撤銷,遷往黑泉,稱為常明鄉中心小學。我在黑泉上學至六年級時,學校又領我們五、六年級學生去天城作遠足旅行,在我就是第二次,也是最后一次至天城了。 這時我已經年齡稍大,天城名勝古跡也依然如舊,但不知因何我卻沒有再到各處參觀,只有一位老師請人撘架拓白府的“世德堂”三字時,我們曾去觀看。在這次旅行中,在沿途的大村我們還演了具有抗日內容的話劇。

?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亚洲制服丝袜av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中文字幕不卡,亚洲中文无码男人的天堂